联合众国的自建指南

Selfbuilder's Guide to The United Crowddom



fig1. 项目总目录


剧本

由于政治经济的原因,对目前英国的住房危机,开发商与建筑师这对欢喜双簧依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建筑师们可能会找借口,因在实践中,建筑师的传统角色被设计合同定位在乙方满足甲方需求上。而在像AA这样的现代先锋建筑院校的建筑师认证课程(AA Diploma),学生们却往往需要着眼全局,更多时间反而是站在甲方立场,思考策划设计项目,提出具体设计需求,反思探究设计目的。

就建筑师本身问题。我,建筑师,是什么?电影黑客帝国(The Matrix)的建筑师(The Architect)形象,某种程度上可直观地反应了现代人眼中,建筑师的终极职责:空间,环境,甚至社会形态的创造者。看去很美,但残酷的事实是,这些空间、环境、社会、是谁的?谁来出钱?谁来造?要满足谁的要求?显然这些都不是建筑师能轻易左右的,在甲方,施工,业主等之中夹缝求生,偶尔抓住一丝阳光灿烂一下,这才是大多数建筑师的真实状态。

众志成城—— 联合众国的自建指南 (Selfbuilder’s Guide to The United Crowddom)” 描绘了一幅在社区建筑师的协助下,众筹社区自开发自建城市化的新景象。这里,建筑师们宏观参与地产开发与项目策划,设计“移动工地”;微观上建筑师授人以渔,且常驻维护,与时俱进地为社区居民完善及调整住宅和社区的设计界面,系统与平台。这些建筑师曾鲜有涉及甲方领域,也许是建筑师行业正待突破的新起点。

fig2. 建设中的移动工厂平面



主要角色背景与立场

fig3. 剧照-记者采访大臣


保守党议员Gideon Osborne从2005年开始以反对党身份担任影子内阁的财政大臣。2010年保守党与自民党联合政府上台后,就任财政大臣。财政大臣(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女王陛下政府(Her Majesty's Government)即英国中央政府的财务官,国会议员(MP),掌管国库(Her Majesty’s Treasury),经济民生。此次英国住宅危机中,财政大臣代表现任政府时常出现在各大媒体以及电视辩论。

5年前,大臣试图改善住宅危机,从国库拨10亿英镑预算,并重提百年前Ebenezer Howard勋爵的花园城市(Garden City)运动以兴建新城Ebbsfleet,但收效甚微。另一方面, 大臣作为现任执政党二把手,面对2019年地方选举的糟糕结果,疲于应付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压力。这是一个政客角色,受过良好的教育,也试图做出成绩。但在实际建设中,本地民众社团想自身利益得到保证和改善,而政府内部各怀政治目的,开发商想要尽多的溢价,建筑师想要实现设计理想,业主想有满意的居住环境,外加还有搅局的外国房产投资者等等,大臣代表的仅仅是想要解决表面问题的中央政府。

我们熟悉由上而下的开发模式,在民主进程至今,显然已经不合时宜。当然,这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建筑开发。所以早在2010年保守党竞选时,已提出“大社会,小政府(Big Society, Small Government)” 的概念,即后来被片中大臣改头换面,包装成的“群众社会(Crowd Society)”,重新拉拢选票。即便这还政于民的下一步民主进程,最终会导致现今政党制的瓦解,作为目前政党系统的掌权者不愿面对的。但这些政治情商极高的政客们,会时不时搬出这些来让民众看到美好的憧憬赚取好感和暂时的政治资本。“联合众国的自建指南”的出现, 可以说是挟持了政府的暧昧态度, 以众筹自开发, 自建住宅社区为契机,勾勒一番类似Hakim Bey笔下的TAZ (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 社会。

fig4. 片场剧照1


➤ 电视新闻镜头组一
住房紧缺,住宅门前充斥“已卖”标示。

反对党党魁在国会提出一年建造20万套住宅的目标。

镜头前的右翼反对党领袖,以黑马姿态赢得2014年地方选举,在酒馆里非常接地气地为自己倒着本地啤酒。另一方面,几个传统大党成绩令人担忧。

时任财政大臣Osborne承诺为了应对住宅紧缺的问题,中央政府不仅仅在宏观上予以拨款10亿英镑,以保证一年20万套住宅的缺口得到切实解决,更是公开了诸如新建花园城市(Ebenezer Howard勋爵的Garden City运动)社区Ebbsfleet的具体措施。

➤ 电视新闻镜头二
2015年大选,时任政府以微弱优势得以连任。

5年后......

➤ 电视新闻镜头三
5年前似曾相识的镜头闪过画面。

【新闻播报员】
在财政大臣发誓缓解这个国家住宅危机的5年后,不列颠的住宅供应危机依旧。除了那些在新建的理想花园城市Ebbsfleet那儿卖给了富有外国投资者的漂亮房子外,大臣的一年20万套住宅的建设目标鲜见成效......

【内阁办公室内】
敲门声...

【财政大臣】
请进。

政治顾问,Andrew Cooper手里夹着一堆文件走进房间。

【财政大臣】
情况很糟是么?

【政治顾问】
是的,确实不容乐观......呃...比5年前还糟!要是民调继续这样下去,我们连Chelsea区都保不住了。

【财政大臣】
得赶紧做些正面活动了。

财政大臣从手边的一堆报纸中拾起一份的地方报纸,首页上写着:“本地社团抗议,Panshanger住宅项目叫停”。

fig5. WGC当地报纸


【财政大臣】
可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做不成,我们只占了在当地议会的席位的20%,地方政府谁会听我们的?到头来我总是被责备的那个!

【政治顾问】
...也许...我们应该重提“大社会”?

【财政大臣】
大...社会?当年竞选造势时首相先生也热情满满地常提到。我们的那位“大社会”先生,他现在去哪儿了?

【政治顾问】
(做了一个完蛋的手势)
哦,我们把他踢开了。

【财政大臣】
(一头雾水)
什么?

【政治顾问】
给他弄了一个贵族头衔,打发他去上议院了。
至少看起来我们很欣他所做的一切。

【财政大臣】
嗯...我想,你也不同意什么所谓把权利下放给地方社团吧?
他们比地方议会更容易被煽动。
我们是可以把社区服务职责下放,但我们没预算支付他们不是么?

【政治顾问】
确实没有,我们确实没有预算,不过很合适宜不是么?
(抬了抬手中的民调报告)
在当时也不失为一个一石二鸟的高明之举。

【财政大臣】
(叹气)
看来说不定我们又得重提一下了...

敲门声......

【财政大臣】
请进...

社区和地方政府秘书长Eric Pickles闯了进来。

【秘书长】
Gideon,您看这个了么?!
秘书长打开电视,新闻正在播报。

【新闻播报员】
...今晨,这个国家的每个出租住宅的收件箱里都收到了一份“自建社区指南”。据称,这份由名为“不列颠众筹众建协会“的半官方QUANGO机构发行的指南,给出一个让潜在买房者加入大型众筹住宅社区,3万英镑购得3居室自建住宅的方案。一位相关社区建筑师告诉我们,该项目运营经费来自于政府的10亿英镑预算......

3人面面相觑。

【财政大臣】
这就是那个指南书么?

秘书长把指南书递给大臣。( 指南书动画)

fig6. 联合众国的自建指南


【解说员】
还在把大笔辛苦钱花在房租上?
还在一年一度地搬来搬去四处为家?
还是准备好开始成家养孩子?但却负担不起学区房?
为什么不自己造自己的住宅呢?!
您只需要这本指南,
它将帮助您成为自己的规划师,开发商,设计师,施工队!只需3万英镑,就能为您提供一套3居室的自建住宅解决方案!
不列颠众筹众建协会,将不遗余力地帮助大家,联合起来,一起建设你们的家园。

首先,预估您自己的动手能力,在我们丰富的地段,户型中选择适合您的方案:
譬如,您选择了位于Panshanger的WGC七百户家园,在当地目前可选的户型中,您选择了Walter Segal式住宅。

您只需为WGC七百户社区自建公司投资,以平均3万英镑的投资为例,购买3万股(名义价格每股1英镑)。您将获得一整套解决方案,包括公司的0.1351%的股权,一块3400英尺的土地,一份Water Segal式独立2层3居室。

住宅建设所需材料,工具,技术支持等等。接下来,您需要认真阅读社区责任协议以及社区自建法案,不要被这两份有点儿厚的文件吓坏,海盗们上传也需要签协议的!

好了恭喜你!您已成为众筹众建社区——“WGC七百户家园”的一名股东。

我们会为“WGC七百户家园”提供两个“移动工地”为您的自建过程加速。

一个“移动工地”包含建设区域,储存设施,临时住所,以及一个酒吧指挥部。在自建期间,您可以住在工地的临时住所里。“移动工地”的核心是酒吧指挥部,这是一个指挥所,一个居委会,和一个的依旧美好的英式地方酒吧。

怎么?担心您不具备足够的设计和规划知识?好了,无需焦虑!酒吧指挥所内安装了最新的多人交互共议的参数化设计界面,不仅有您的住宅设计的应用版,也有邻里小区规划的应用版。您甚至不用会画画,一些简单人性化的手势操作已可让您和您的邻居共同规划家园的未来!

对参数化的规划设计的局限有异议?没问题,和其他的股东一同商议,与社区建筑师一同调整建造标准。以建造一栋典型的独立3居室Segal住宅为例,我们预计需要您加上一位您的家人朋友(年满16周岁以上),每周花20小时在“移动工地”上,只需6周即可建成。其中2周用于结构阶段,2周用于外隔离阶段,剩下2周用于加工及设施阶段。

在您的新宅建成后,不要忘了您也有义务建设一部分的社区设施,有责任参与公用空间和公用建筑的讨论决议。

这样一个社区,比如“WGC七百户家园”预计将于2年内建成饱和。之后,“移动工地”将被移至其他项目地段,而酒吧指挥所讲被留下来为大家日后商议规划以及社交所用。

fig7. 剧中动画截屏-股份释义

fig8. 住宅设计APP与小区规划APP原型

fig9. “移动工地(Moving Shed)"初稿

fig10. “移动工地(Moving Shed)"可高高升

fig11. 原型装置-酒吧指挥所里安装的多人交互共议的参数


【秘书长】
他们真够胆......

【财政大臣】
(抬头看政治顾问)
嗯...似乎我们没有选择,只能承认他们了呢。

(扭头看看秘书长)
不过需要调整一下,特别是规划那块儿。

【秘书长】
(依然不明就里)

【政治顾问】
(顿悟)
目前这对我们的公众形象大有帮助不是么?
无论如何您都该去做个实地访问。

【财政大臣】
嗯...我甚至应该...加入他们自建的队伍...我需要...一把榔头...对! 应该有一张我手持榔头的照片,
(双手摆出报纸头条的造型)
“坚毅的财政大臣粉碎住宅危机!”

➤ 四座小飞机客舱内
财政大臣与秘书长一边聊着,飞机即将在Panshanger机场着陆。从空中往下看,可见两个巨大的“移动工地”,想巨大的仓库大棚一样,棚上有看上去像酒吧的建筑物,棚下面依稀可见6个住宅正在建造中。

【财政大臣】
他们连机场都有了?真不错!

【秘书长】
这块地本来就有个小机场,这些自建者们与当地别的住户达成了一个协议,暂时保留部分跑道。据说他们到时会有足够的资金在公共用地规划一个新的更紧凑的小机场。你看,就是那里了!

➤ 建设中的WGC七百户家园
财政大臣和秘书长一行,走过一些已建成及正在建造的住宅。一路看到男女老少们正在自顾自干活,周围乱中有序地散布着一些工具材料和机械。还有一些一家老小们或在临时住所休息,或将他们的临时住所折叠起来。两人最后走进“移动工地”的大棚,碰到前来采访的记者。

fig12. 大臣和秘书长与“移动工地(Moving She


【记者】
Osborne先生,这是您第一次来这样的众筹众建工地吗?

【财政大臣】
呃...从一开始的方案立项,到这“移动工地”的设计,从酒吧指挥所的概念,到户型的选择目录,我们与不列颠众筹众建协会一向保持着亲密的合作。我想,您会同意,这里您目睹了女王陛下之中央政府显著的成绩。

【记者】
有传闻说一开始您并不很支持,最后为了明年的大选助力才勉强给了项目绿灯,是否属实呢?

【财政大臣】
不是,事实是我与首相都一直对这样的项目很有信心。您可称其为社会自由主义,您可称其为决策分权下放,您可称其为社区解放自主。我称其为“群众社会“。

【记者】
听起来像之前的“大社会”?你们当时所说“社会是个大珊瑚我们都是小鱼儿”?

【财政大臣】
是,但也不全是!最后分析报告“大社会”并没有得到太理想的成效,原因很多包括一些关于其本质为节省政府开支为目的等等荒谬的指控。但9年过去了...

【秘书长】
(打断,耳语给大臣)
5年.

【财政大臣】
(清清喉咙)
...我们5年磨一剑的“群众社会”,我们证明了!我们不仅是给了人们社区服务的工作,我们还实打实地给了人们土地和房子,权利和承诺!哦,现在,请原谅,我要去酒吧指挥所里参与社区的规划了。

➤ 酒吧指挥所内
居民们还在工地或在工作,酒吧里空空寥寥。财政大臣和秘书长两人坐在吧台前喝着当地苦啤酒。

【财政大臣】
(指了指杯垫)
这些刻度是做什么的?

【秘书长】
(拿起指南书,查找了下)
好像是自动测量你的酒精血液含量,你需要保持在“耿直区”,你才有参与设计规划商讨的资格。

秘书长将手放上杯子,杯子刻度发亮了,显示出“过于保守”,“耿直”,“有点嗨了”等字样。

入夜,人们逐渐涌入酒吧


➤ 酒吧指挥所内

fig13. 剧照-居民们在酒吧指挥部


前景,人们正在喝酒聊天,激烈但仍旧地争辩,讨论,几个杯垫显示“喝断片儿了” 的人被保安架了出去。背景远处,人群来来去去的遮挡,隐隐可见财政大臣和秘书长两人被冷落在一桌半开放式小包厢。

【秘书长】
(声音紧接上一幕)
不过我们都没有买股份了,我们没法参与指挥的。

【财政大臣】
(眼神迷离但诚挚地)
这就是新的自然啊,朋友。将来我们可能什么都控制、指挥不了了。你想,曾经掌管这个国家的政党系统,本质上是基于海量传媒,批量生产的媒体和工业模式,由上而下的规划和细分。地方群众曾经是通过我们在海量传媒下所塑造的政党形象来决定选票,而这形象我们往往可以主动地泄露和改变。如果说,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数控机床技术、三维打印技术可能最终会击溃批量生产工厂,那么自媒体社交网络同样可能将我们的政党系统推向尽头。我们处在一个群众力量高涨的时代,公众设施,公众空间,公众利益正催生出一种新的超乎我们控制的景观,这就是新的自然啊。

【秘书长】
你的意思是,女王陛下的政府将失去价值了?

【财政大臣】
是,但也不完全是。群众依然是可以煽动的,但今后那样的规模下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从那些最受欢迎的个人下手,Gustav Le Bon的老把戏了,应该依然有效吧。即便,将来民智愈来愈开,也许终有一天, 发展出真正的群体智慧,是...也许...我...我们是会被架空淘汰。但这里毕竟是不列颠嘛,我们很可能会被当成遗产保留下来,就好像当年贵族们把控制权交给了资产阶级一样。

在他们谈话时,镜头升起,缩时动画镜头结尾。

fig14. 短剧在AA Cinema上映时海报



作者 Author: 黄胤俊 (Yijun Huang)
- P.U.N.C.H.
- AA Diploma & Intermediate, Architecture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 UK


声明:作为交流会“我,建筑师”的拓展,建筑东西与《城市 空间 设计》(Urban Flux)杂志合作,在副刊《论道》(Remarks)出版了以“我,建筑师”为主题的专刊(2014年第6期-12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ACROSS Architecture 建築東西  | acrossarchitecture@gmail.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