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唯一到之一

From 'Only One' to 'One Of'


作者:翁熠


我的建筑生涯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经历由建筑学到建筑项目的转变中,我也经历了自身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角色转变。AA diploma的5年 是一段自由探索,发现自我,“痛苦并快乐着” 的经历。5年毕业后,我去了AL_A工作, 这是一个团队非常年轻,非常注重设计的事务所。不久之后一系列事情和巧合,我和朋友去了新加坡,在现在的公司TG帮朋友同时做project coordination 和developer architect 的工作。

和大多数建筑师的感受相同,在学校 从概念到设计,每个效果细节,都是自己100%的意愿下完成的,而现实中,不管项目的大小,都是由一个团队分工,各斯一职,最终结合到完成。从理想中的“唯一”到实践中的“之一,”一方面是宝贵的实践经验,另一方面是面对现实中的限制和 问题所做的反思。


理想中的唯一

AA是一个可以完全做100%自己的地方, 这所学校以先锋设计理念著称, 培养注重从深入的研究入手,对方案的全面策划,设计的切入点也是丰富多方面的。对学生鼓励个人观点的培养,通过做设计方案的过程,让每个人寻找和表现属于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纵观五年的设计作品,每个都想着如何通过方案从社会的不平等中找回平衡。我愿意相信建筑应在在真正意义上有利于“大多数”,而不是为了“个体”私利服务。

fig1. 四年级作品:贫民大众新展望


二,三年级的方案都是在对现有城市中许多冷漠“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建筑立面提出疑问。方案寻找如何重新创造一种的垂直空间,从而把人们从越来越拥挤的地面空间中解放出来,丰富人们城市体验。 选取的两个作业一个在上海, 一个是巴黎。 这两座时尚之都,都以其独特华丽的外表著称。 而靓丽的外表同时透着冷漠。 与巴黎相比,上海在快速商业化的同时走得更为极端,已然成了“水泥花园。”

“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这口号在上海过去十几年中发挥得淋漓尽致。许多原本属于老百姓自己的,积累多年的丰富的市井空间一夜间被清除,化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地标”建筑拔地而起。一味地追求高度,“形象”。冷酷的玻璃幕墙把人们的生活空间彻底一分为二。被剥夺的是原本属于大部分人的,多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的生活空间。而人们原本习惯的行走,则被越来越多地只局限于人行道而不是曾经四通八达的林里弄 。

借着2年级的设计课题 --500米超高层,我选择从小生活并熟悉的上海市中心,营造一个属于大家的、自由的公共活动空间。 互相连接折叠而上的坡面,是由一个各种长度和不同角度的坡道系统组成,并形成了无数种可以行走路线,在不同高度让人们享受风景。 这座可参与的公共景观活动间,将不同于魔都任何的大厦,它是彻头彻底地属于大众的。

fig2. 二年级作品:摩天乌托邦-民众大楼

fig3. 三年级作品 幕墙-城市空间新体验


最后一年课题选在亚马逊森林。 由于商业化,工业化,经济利益的驱使,自然资源和老百姓的生活无奈成为了牺牲品。 然而面对如此的境地,想要违背社会经济政治现实大背景下而全盘推翻的乌托邦方案是极为幼稚的。 给自己的挑战依然是如何在现有的条件限制中,保持一种积极的态度,在最大程度的去保护森林、原住民的利益同时 不破坏经济利益,寻找一个可以利益双方的合作契机取得双赢。

fig4. 五年级作品:探索雨林第六层—树冠上的希望


我提出的方案是利用研发植物草药的巨大潜在经济和社会价值,以可持续的方式最大程度减弱以砍伐原木为经济获利手段。在砍伐的过程中被毁的不仅仅珍贵的树木,更是依赖着森林而存活的原住文化本身。而目前已知的几百种传统中草药,只需利用树皮,树枝,树叶之类的,就能产生高得多的经济效应。 一斤树皮,就可以卖上几十甚至上百美金。潜在其中的经济利益,社会利益,以及相关的可造福人类的知识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fig5. 五年级作品:方案设计单元轴测剖面图


方案试图寻找建立一个新的关系网 ,希望可以通过当地组织,与政府达成合作协议,在有策略性开采的同时,也形成区域性的森林监测网络,有效探测制止防止隐蔽的非法砍伐。一个策略,从多个层面,多个方面去对森林进行最大程度的保护。具体设计本身则旨在创造一种轻盈的环保系统 ,可以方便被运送到森林不同角落、为科研人员实地研究期间提供短期居住需要,同时在最小程度上对自然造成影响。

fig6. 五年级作品:方案剖面效果呈现—雨林中的探索部落


纵观所有的五年的设计作品,我都在探寻如何通过建筑将不平衡的社会带回平衡点或带回点平衡。建筑是人类最用心去选择和经营的生活环境。它的法则,就是人类生存的法则。


现实中的之一

从学校时期的“唯一”到现实中的“之一”,跨度是很大的。 实践中一个项目的完成是一个复杂并漫长的过程。 而现实大环境中各种不可主导的因素,则本质性的决定了这种差异。
现时我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广泛、深度商业化、工业化的大环境。这种语境促使的是项目的经济价值,投资利润回报率高于一切,而不是个人价值。 降低成本,提高生产输出速度,质量,以求商业利润最大化,是大部分项目的核心价值。同时随着技术的发展,设计越来越多样化,材料结构的可能性,施工的复杂性,再加上日益增长的市场竞争,资源和时间的压力,为了同时保持质量和效率,分工则是必然之路。建筑产业也早已工业化运作,分工也趋于越来越细,每个环节由相应的“专家”来完成。建筑师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生产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

这种流水线分工表现在项目流程策划和具体操作中:在较为成熟完善的英国体制下,项目通常被计划分为A-J不同阶段 (注释)。 于是按照合同,所需建成时间,被拆分为多个“包裹,”分配到各个设计师,工程师,以及项目其他相关成员。每一方只需管好各自合同中署名的范围。 实际操作中 原先一个简单的也许一两方就能完成的界面,现在可能要拆成3,4,5,6方人合作完成,不同分包商各管一小部分,即由所谓的“专家”来完成。于是介入方多了许多,随之信息种类、信息量也大大增加。 虽然分工是必须的,但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又创造了新的问题。环节多了,与之相关的就是连锁反应。越细的分工,越多的环节、交叉点,就越多信息错位,增加施工出错的可能性。

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种方法,在最大程度上去传达,协调、沟通、管理信息,来避免问题。Projectcoordination(项目协调)这个新环节的产生,就是专职要把其余的,不同的环节联系结合起来。越来越多的事务所开始使用BIM模式(注释2)。其他各种相应的技术软件平台也是层出不穷,如Aconex,这是一个由第三方独立管理维护的信息共享平台,为的就是要确保沟通的效率,准确与透明,减少信息错位而造成的错误。
然而尽管AL_A 和 TG 都正使用这些最先进最好的技术支持,可在施工过程中都还是无一幸免的碰到严重的错误。 归根结底,再完美的系统也要对的人去操作使用, 想要正确的的输出, 就必须要正确的输入.


TG—具体操作中的潜在问题

这是位于新加坡市中心的住宅楼,14楼公共空间有一个游泳池。设计师要求的透明的池侧壁是个看似简单却极为麻烦的节点. 而它从一开始就被忽略了, 接而连锁反应引发了一连串棘手的问题。 第一, 这个设计必须采用水族馆特制有机玻璃才能达标。材料大小以及它的特殊性还需要特别的安装部件。但所需的厚度远超乎预料,加之施工的误差,造成这玻璃板要从柱子直接穿过,我们必须临时更改做了一半的柱子局部。更出乎意料的是玻璃板需要特制钢槽, 可供应商本身只提供玻璃板和粘合剂。由于细节的忽略,合同里没有一方提供这东西,必须临时找供应商,自己安装同时这侧壁连着排水沟,后者还则承载建筑维护设施。之前的忽略,使得的原先设计的结构厚度被大大低估了。 这迫使我们必须二次临时更改主结构局部,以保安全。 工地为此被迫停工2天。同时主结构的加大,直接减少了游泳池的宽度,而这个尺寸是早在几个月前正式发布的楼书中的已售尺寸,这时减小尺寸会违反预售合约。最后就只能把已经造好的游泳池平衡槽敲了改小以保证泳池的大小。于此类似的例子时常都回发生在每个项目里。


对比和反思

AA 曾给了我充分的时间和空间去探索 并从作业中更好地认识自己,建立自己的价值观。 我希望建筑应该从真正意义上更多地创造服务大众的空间。而实践带给我的是两方面的认识,一方面是宝贵的对于建筑和建造的真实体验,让我深深体会到一个项目的复杂程度。 另一方面又是现实的种种限制, 快速工程进度,紧迫的时间压力下,分工流水线是必然之路。建筑师往往主要负责做完设计阶段(Stage F),然后又忙着接管下一个设计项目,对于细节的把握越来越有限,因此对建造过程就容易失去了把握,后果就是太多无法预知的偶然性。同时面对时间和资源的压力,大家只忙着专注自己合同所属的部分。 于是乎便有了之前例子中提到的“钢槽”这种无主之地的情况。诸如此类的混乱,其实很常见。问题往往不在环节本身,而是在于他们的结合处,以及他们连带的部分。这就回归到一个建筑实践者的是责任心和保持一种认识了解越多越好的心态,需要不断积累丰富广泛的知识,像一个modern renaissance man. 不断的提高自我, 从根本避免问题。

撇开这些实际操作问题上的反思,另一方面的反省则是价值观上的。成为建筑生产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做的工作时常是被推着走的。有时加班加点赶完一个“成功”的设计方案,可是项目本身的目的其实是违反自己核心价值观的。这种“成就感”是矛盾的。

除了踏踏实实积累必要的经验以外,同时更需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在做。问我最想做什么?与“高大上”建筑相比,我更想做廉价经济房,学校,老人院之类的公众建筑,用简单材料做好每个细节,能让人舒舒服服享受空间的每个角落(建筑是有温度的);太多的项目是为了商业利益,过度建造新的高价社区,而牺牲的都是原本属于大众的积累多年的充满人文风情的市井空间(建筑是有记忆的);我希望的建筑是能为更多的人创造他们没有的东西,而不是为已经过剩的东西创造不必要的附加值(建筑是有理想的)。不忘初衷,这才有可能真正实现一个自己相信的建筑的一天。

想着以前在学校熬着赶图,累的时候总会偷闲去转角的咖啡店转一圈,总能从里面熟悉的咖啡师那里买回一杯完美细腻奶沫的热咖啡,顿时充满简单的满足感。建筑所带来的满足感其实是一样的。不多不少,不高不低,不华众,不取宠,从伊始就宠辱不惊地默默站在世界里。包容着顽强的生命力,却对周遭的一切温文尔雅。其实这也就是我希望一个建筑该给大家带来的,属于大众的,舒适的空间赢得使用者一个真诚的微笑。

在从唯一到之一的转变中,我们反复的审视着自己的存在状态和角色,然后不断地重新定义自己,也有无奈,也有惊喜。这是一种新的‘痛并快乐’。


注释1 A – L 项目阶段
Stage A 项目预算 评估
Stage B 项目策划
Stage C 初步概念设计
Stage D 设计方案深化
Stage E 设计方案细节深化
Stage F 设计施工图
Stage G 项目招标
Stage H -L 项目施工-完工

注释2 BIM
是在传统2为计算机辅助设计(CAD)等技术基础上发展出的,集成3维设计,信息数据管理技术的多维建筑信息模型。



作者:
翁熠 (Yi Yvonne Weng)
AA Dipl. ARB/RIBA Part I/ Part II

- TG Development / Thychuan Construction, Singapore
- A_L_A (Amanda Levete Architects), UK
- Diploma & Intermediate,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 UK


声明:作为交流会“我,建筑师”的拓展,建筑东西与《城市 空间 设计》(Urban Flux)杂志合作,在副刊《论道》(Remarks)出版了以“我,建筑师”为主题的专刊(2014年第6期-12月刊)。
          
All rights reserved @ACROSS Architecture 建築東西  | acrossarchitecture@gmail.com   |     ︎